" rel="nofollow">

亚搏体育app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-  企业文化文化故事

两代人的思念

发布时间:2019-11-05来源:中交二航
【字体: 分享:

我望着你们离家的背影,不曾想多年后这场景就已被置换。时间就是这样在聚少离多中消散。——题记

厦门,早上六点,枕边的闹铃响起。拉开窗帘,让窗外刚刚浮出地平线的阳光打到床上,拿上洗漱用具,开始了新的一天。

我早起的习惯得益于我的家庭。我的家位于东北的一个小村庄,父母靠卖些农产品为生。村子早市的商贩虽然都是邻居,但似乎大家有一个不成文的“规定”:好的位置往往都是先到先得。所以父母在夏天就要凌晨三点到早市,冬天略晚一些,每隔两天也要半夜去进货,年复一年。家庭的作息表也是我父母用生活来教会我的第一个经验: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”。

那时候,父母总是很忙碌,天还未亮两人便出门,只留下还未拉起的窗帘和小小的我。中午的时候,父亲有时回来吃下饭,有时候卸下货物便又重新出门,留下温热的炒饭和空空的房间。晚上,天渐黑的时候,母亲推着手推车,父亲开着小货车回来。母亲做着饭菜,父亲搬卸货物,在饭菜煮熟的时候货物也差不多搬完,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面,开始了日常的电视争夺战。只有在这个时刻,这个小小的家才充满了生活的烟火气。

在他们没有余力的时候,我便会被寄送到姥姥家,我的童年回忆多半是在姥姥家产生的。记得有一次,姥姥、姥爷都外出不在家,只剩下太姥姥在家带我。我在坑上睡觉,门口路过一辆小货车,传来的声音把我惊醒,我一心以为是我父亲过来接我的,一个劲儿地哭闹,哭喊着要回家。已经八十多岁的太姥姥拗不过我,硬是带着我坐着当时的绿皮车回了我家的村子。

小时候就是一直这样,忙碌的父母在外,小小的我在家。每天的我多是在对父母的期盼中度过。

长大后,忙碌的人逐渐向我过渡。我的高中在市区,一个人在外住宿,离家车程两小时,由于车次不多,每年回家的次数也屈指可数。在这青春期的尾巴,尚不能体谅父母的我,欣喜而来,争吵而去,家对我而言就如同驿站一般。我的大学在外省,填报志愿时,我执意把外省的学校填了个遍,却无一个近家的,最终在父母无可奈何的眼神中,背起行囊,独自走向大学校园。我的工作在南方,由于家在东北,一直向往南方的水乡,也终得偿所愿。但工作后更加地难以回家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忙碌而难归的人终于变成了我。每次离别变成了父母望着我的背影,看着我缓缓离去,心心念念着下一次我的归家日期。长大了就是一直这样,忙碌的我在外,开始老去的父母在家,每天在对孩子的归家的期盼中度过。

这就像是生命的轮回,孩童时盼着父母,年迈时盼着孩子。思念,就如同那一叶扁舟,随着时间的长河激流而下,永不回头。(王云龙)

xxfseo.com